一路“南”行

二叔

二叔

实践与分享,以互联网思维打造海外品牌的理论和方法!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标题的时候应该能猜到事情并不简单,而事实是事情真的不简单。

这是一篇第一人称视角的记事长文,记录了我整个南京米课年会之旅。

深扒我与大佬们的有的和该有的一些事情!有感悟,有感动,有害羞,有事情!

还有些大佬见面了,之前少有交集,只有一面之缘,记不住。想写也写不了,比较遗憾!

大长腿摄影师小姐姐

来米课年会之前,已经从各种渠道获取到,有些许米课内部同学已经知道二叔。

我非常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果然当我们一行4人@LuisChen ,@秦始皇Alex ,@不潮不Chase 来到米课年会签到处的时候。

其中有几个工作人员,对着我偷笑了起来。

我隐约预感,事情将变的有趣起来!

忽然,一个9头身的摄影小姐姐出现在了我的视线。

同行的luis,还在摆弄自拍杆,而我却被她的性感牢牢地吸引住了。

她那曼妙的身姿,精致而乖巧的五官,我非常想上去摸她一下,甚至摆玩摆玩。

但是,我还是克制了自己!

因为这样的单反相机一定是造价昂贵的,如果玩坏了,摄影小姐姐让我赔,

而我又赔不起,那就只能把自己抵押给小姐姐做牛做马,洗衣做饭了。

想到这里,我暗自后怕。

给我点烟的超级大佬

同行的几个小伙伴想着要出去转转,感受下六朝古都的魅力以及寒风凛冽。

而我想到的是,能不能赶紧去见见大佬们,并向他们学习学习。

就在这时,Google Ads 大投手–汤米哥@汤米at慢慢来 ,给我抛出了个暧昧的信号。

汤米哥给我发消息:“速来,1207!”

我有些紧张,毕竟人生地不熟的,独自去宾馆见一个老司机。

而且人心隔肚皮的,无法想象汤米哥会对我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因为我的广告投放那么烂,和他探讨谷歌广告投放,会不会显得自己非常渺小?

来到1207发现了一群人在攀谈交心,看见我进去了都给我打招呼。

我暗自高兴,原来真的有这么多小伙伴认识我。

遗憾的是汤米哥,有点饿,一直在吃东西,我没好意思问他问题。

其中一个穿着休闲的哥们,招呼我过去挨着他坐下。

我很自然地就坐了上去,看见大家对他毕恭毕敬的,我想这哥们看着有点面熟,一定不简单!

看到茶几上有个烟灰缸,忍不住掏出了自己的烟。

哥们反应神速,“你也抽烟啊?来抽抽这个!”

我定睛一看,是软中华,欣然接受!

哥们非常客气和友善,不但给我递烟,还给我点上了。

听着大家聊天,不一会儿,我们又抽了第二根。

忽然哥们说:“有点事,我要去见老华了!”

然后就和汤米哥走了。

到这一刻,我才反应过来,赶紧问Erick车,刚才和我抽烟的是不是徐老师?

Erick车,淡定而从容的说,是啊!

这下轮到我不淡定了,原来刚才坐我旁边的就是,徐丹老师@Elevan !

在米课圈我关注他一些时间了,他是超级的企业家,也是超级的演说家,还是华哥的好朋友,同时他还异常的低调。

感兴趣的同学们可以自行去扒一扒。

再后来我们还有几次独处的机会,并蹭了他几根好烟抽。

最后我跟徐老师说,有机会来深圳,要告诉我。

以徐老师的资历,届时我一定会扛着他的行李带他去我们小区最贵的麻辣烫,

到时候一边喝着徐老师随身携带的酒,一边吃着麻辣烫,一定是妙的不敢想象!

商务钻石男的攀谈交心

认识Erick车@Erick车 ,来自一段略显尴尬的谈话。

Erick车说:二叔,你还记得我吗?之前我们交流过!

我回他:我当然记得,你说我写的东西太专业了,并没有什么人感兴趣。

空气瞬间凝固了。

我们都尴尬的笑了一下。

再后来,我才真正领略到了,为什么米友们为什么为他疯狂打call,夸他宝藏男孩。

因为假设我和他做生意,只要他坐那里,伸出一个二郎腿,我就敢信任他。

这生意就成了!

他好像自带靠谱生意人的气场,为人非常的低调,务实,有自己的主见一点也不浮夸。

还给我答疑解惑,提出了些建设性的建议。

心灵魔法师的醍醐灌顶

第一次见到“心灵魔法师”,是在酒店的小会场,几位老师和众多KOL围坐在一起。

我默默地站在了,汪老师@汪晟 的背后,再旁边是华哥,再再旁边是颜sir。

站在我旁边不远处的是,那个特别的小姐姐。

我把双手放在了汪老师厚实的双肩上,但汪老师聚精会神地听着华哥讲故事,理都不理我。

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忽然有了一丝邪恶的想法,或者说为汪老师的众多女粉丝想的。

“既然双手,放汪老师双肩上了,汪老师也不介意,不反抗。为什么不对汪老师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呢…?”

可惜我的反射弧太长了,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和汪老师一起的机会并不是很多,但每一次都比较有意思。

在小会场,汪老师为大家解密如何快速而高效的获得粉丝,答案是:要发自己的果照!

我抱着求真求实的心态,立刻提出了:汪老师,我上次发了果照,不但没获得粉丝,还被举报了。

大家都噗嗤地笑了。

老师们投来关切的目光,华哥反复询问:发的果照是不是自己的?

汪老师问:是正面还是反面?

第二次被汪老师震撼到是在他的演讲。

我跟很多人都聊过,其实我还有个隐形的技能是演讲!

在大学时代我斩获了几乎所有演讲冠军,有一个丢掉的是出现了事故。

但是看到汪老师的演讲,我有了想报他的课的想法。

第三次被汪老师震撼到是看到他的粉丝们的疯狂。其他老师的粉丝都是温文尔雅,一般是合照,再比个V!

但汪老师的粉丝都是直接抱的,尤其是女粉丝们。

这更加坚定了我要在2020年学习汪老师课程的想法!

最后离开酒店在电梯口又遇到汪老师,这次我没有浪费机会,直接上去抱了!

终极大boss的巅峰对决

在见到华哥@mrhua 以前,我曾经有过上千种设想,是来个商务式的握手呢?

还是直接把他“扑倒”呢?

抑或是原地变弯,跟华哥说一些Man to Man的肉麻的话?

甚至是问一些刁钻的问题,让他答不上来,让他对我的印象更深刻呢?

但最终,我只跟他说了三个字:华哥好!

再见到华哥,是在电梯里,我还是只说了一句:华哥好!

在酒席间,华哥就坐我背后,我也只跟他说了:华哥,我敬你一个!

华哥说:行,你就坐在我背后啊,挺近的啊!

我非常想跟他有更多的交流并获取他的注意,但是我一点也没说出来。

他在我心里太完美了,我的气场一点也没有了。

和终极大boss的几次照面,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完败了!

猫女的小确幸

现在网上流行一句话,可爱在性感面前一文不值。

但是见到她的时候,我觉得纯属扯淡!

我们再把镜头切回小会场,是的,站在我旁边不远处那个特别的小姐姐就是:阿拉蕾!@阿拉蕾小编

我们在见面之前聊过不少次,我还告诉她,见面了我会给她来个free style。

但是,我啥也没干,我只是看了看她,她也回看了下我。

老师们和KOL们聊地很high,我就更不好支声了。

很遗憾,整个南京之行就跟啊拉蕾只有几次极简的谈话。

小会场散了,大家都在跟自己的idol合影。

空隙间,看到阿拉蕾经过,我连续跟她说了两个hi! 

她说:你都这么显眼了还说什么hi? 

我说:我还没给你说过! 

她说:好吧!

就离开了。

再一次是,在大会场,我在旁边的走道上站着看老师演讲。

 她说,你不坐吗?

 我说:这里视野更好!

 她说:好吧! 

又走了!

其实在会场我经常看到她,但是她挺忙的,所以我并不想打扰她。

再说,君子之交淡如水。

能见到这个可爱的小姐姐,心里就挺满足的。

希望下次有机会能跟她再多聊一会儿。

优雅的外星人

看他的米课圈[email protected]赛亚人在地球做外贸 我以为他是一个,暴躁的糟老爷们,但是真人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因为他看起来简直太优雅了,有点像民国时期的诗人。

举手投足间,充满了文艺范。

来自宁波的性感力量

遇见德芳姐@德芳 和[email protected] ,是在电梯口。

德芳姐和katrina跟我打招呼,我比较羞涩,因为这是我来南京的第一天,只给她们说了,hi!

她们长的真好看,都是短发,精致的五官。

我还在酝酿说点什么,结果同行的小伙伴们叫我赶紧走了。

再次见到Katrina的时候,我终于不那么羞涩了,跟她握了手。

可惜后面没再见到德芳姐,不然按照被汪老师感化过的思维,起底是应该给她一个结实的熊抱的。

被我迷倒的第369个小姐姐

见到爺們儿@爺們兒 ,果然不一般。

标准的模特身材,让人忍不住多看看。

她调皮的问我:二叔,你认得出我吗?

我说:当然认得出!

内心OS:小傻瓜,怎么可能不认得你呢?

小姑娘,非常可爱!

期间还有过几次简单的聊天。

离开南京时,她也没忘打声招呼,说希望下次再见!

那一夜

对,就是在我成为南京bad boy的那天。

我们一行人,喝到了凌晨2点。

Erick车,嘉驰@嘉驰jacky ,汤米哥还有一众兄弟姐妹,进行了轮番战。

这下我知道了,嘉驰不但SNS做的666,喝酒也是好汉。

当我第N次问:嘉驰面对此情此境,真的不来一段街舞吗?

他睁开了一只眼,伸出了一只手,我心领神会。

于是我们为大家表演了一段,脚不离凳,另一手扶住桌子的,双人甩手舞。

并获得了大家的认可,迎来了一些断断续续且热列的掌声,尖叫声。

同行老司机的惺惺相惜

汤米哥不但人长的高大潇洒,对我的提问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问他,做这个项目初期是不是受了很多委屈。

他告诉我,现在也要受很多委屈啊!

做为老程序员,我对此表示理解。

然后我们讨论了些技术问题,一个值得拿出来说的是,

汤米哥说,要把页面的加载资源控制在2mb以内。

我并不愿意洗澡

第一次见小圣仙女@孙小圣Rose ,是南京小聚的第一个晚上,

我们喝着酒聊着天,她姗姗来迟,却点燃全场。

一直坐在风口的我,冷的瑟瑟发抖,话并不多。

但小圣一来,我也被带动起来了。

因为她不但长的漂亮,身材好,声音好听,性格还豪爽!

我们不但握了手,还有个浅浅的拥抱。

当天晚上回去,我并没有洗澡,还被同住的哥们埋汰。

我并没有反驳,并报以浅浅的微笑,

心想:被小圣抱过的,能洗澡?我连衣服也不换!

尴尬的一幕

第二天,我们一早来到了大会场前。

看见米课工作人员小姐姐们,手里拿着各种搞笑,励志的板子。

我以为是可以和这些漂亮的小姐姐们合影的,心里暗自窃喜,但是那个小姐姐说不是合影的。

说罢,给了我一张“颜sir又胖了”的板子给我,我感觉非常迷茫,且不知所措。

因为我并没打算要自拍,而且也不知道颜sir到底胖没胖啊!?

最后勉为其难的拿着板子摆了几个姿势,并把板子交还给了可爱的小姐姐。

尴尬的另一幕

到南京第一天,也就是小会场的那天,其实已经有一些可爱的米友跟我合影了。

我并不敢高兴,因为自认为还没有为他们付出什么。

但是既然得到了他们的认可,我想我就竭尽所能的比如多分享一些愉快的段子,

让他们在工作之余能调剂一下生活。

亦或是分享一些可落地的品牌营销方面的知识。

希望不要辜负他们的喜爱!

说回这尴尬的第二幕,当我来到大会场的时候,座位旁的米友都不约而同的来跟我合影了。

就在这时,集智慧而帅气与一身的暗夜老师@暗夜金融想要从我们身边穿过,

我清楚地看见暗夜老师两次想穿过去,都失败了。

我想大声地告诉找我合影的小姐姐,快看,暗夜老师啊!

可惜,我依然那么木讷,嘴笨的像封口胶封住一般。

等暗夜老师穿过我们的时候,我挤出来三个字:老师好!

暗夜老师,回头给了我一个标准的暗夜式微笑。

我想锤胸口,但也没用了。

因为后面就没有机会能抓住暗夜老师了。

来自Google的官方尴尬

在Google小姐姐演讲的时候,提了一个问题,我非常想回答。

于是我把手举到了最高,甚至都站起来了。

但尴尬的是,当我要回答的时候,她就说好!下一个!

并提问了另一个人。

留下我一脸懵逼,旁边米友的捧腹大笑。

机遇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学习颜sir的课程以后,

在个人品牌和企业品牌的营销上,我还是取得了一些微不足道的进步的。

比如说,我操盘的机械键盘,被有着1千万粉丝的头部KOL报道,被行业头部的媒体报道,被Yahoo TV等报道。

取得这个成果几乎是0成本,而且整个过程都是我在出谋划策,一条龙服务,

虽然走了很多弯路,但几乎都完美把控了。

再近一点,只是帮朋友改了改着陆页,他们不能出单的网站马上就活了。

这些都得多亏颜sir的不吝赐教。

被颜sir当案例分享,我非常高兴,但是压力也更大了。

因为不敢辜负他!

深知如果成为颜sir的翻车现场,一定会被她的众多迷妹锤爆的!

另一夜

在汪老师的演讲后,进入了晚宴时间。

终于有机会和老师,KOL们喝一杯了。

Round One,和同桌的小伙伴们喝几杯,吃菜!

并做了自我介绍,

席间大家,氛围融洽,有位伙伴问我多语言网站怎么搭,

我告诉他从各方面考虑都要把每种语言,放目的地国家。

另外两个小伙伴还告诉我就在我住的附近,到时候可以把篮球打。

Round Two,和华哥喝一杯,完美完成!

Round Three,和颜sir喝一杯!

颜sir见到我非常欣慰,并让我自罚一杯,再和他碰杯!

我欣然应允,并一饮而尽。

旁边的大帝@恺撒大帝 ,看我酒杯已尽,热心地帮我加了一大杯。

我非常的激动,向他投去了感激地目光,

毕竟能被大帝倒酒,而且倒那么多,我回去又可以跟小伙伴们吹一阵子了。

喝完两杯扎扎实实的红酒,我开始有点飘了。

这时候来了一大群人要跟颜sir喝酒,我恍恍惚惚地走向了下一个目标。

穿过坐席的时候,我的使命感还比较强,期间有热情的米友叫我干一杯,

我都叫他们稍微等下。

和汪老师喝了一杯,他还嘱咐我好好拍视频,别再玩吉他!

我满足的点了点头,奔向了下一个目标。

找了亿姐姐半天,并没有发现她。左顾右盼之际,酒劲上头,使命感已彻底崩塌!

走着,走着!忽然看到了,兄弟的闺蜜!

走上前去我就对着她一顿平铺直叙的夸,

握了握手,她以茶代酒,我们聊的兴起,并尝试了几次美式的打招呼方法。

再后来,我们互道珍重,我慢慢地往座位上走,

最后还记得跟旁边的同桌小姐姐打了个招呼,就进入了梦乡。

再醒来已是被同住的几个兄弟,扛了回去,中间的事情就彻底不知道了。

凌晨4点醒来,非常的懊恼酒量太小,因为他们还去了下半场!

“扑倒”女神

其实来南京的第一天已经见到亿姐姐@catharine 了,但是赖何她的粉丝太热情,让我心里非常慌。

亿姐姐主动跟我问好,我却只能回她:你好!

再见她,总算能说上几句话,但依然非常羞涩,打不开话夹。

她劝我少抽点烟,对牙齿不好!

离开南京那天,终于找到机会,希望能有机会和这个一直支持鼓励我的姐姐,攀谈交心一下。

Berry姐,和另外一个姐姐也在现场。

我们渐渐聊的high起来,从地产投资到深圳买房,再得知Berry姐已在心理学上非常有想法。

期间谈到,其实我也是一个自卑的人,亿姐姐,Berry姐和另外一个姐姐及时对我进行了开导。

聊到更high之时,忽然得到了颜sir的回响,他说他还没有离开,我们可以浅谈几十分钟生活和理想。

在这离别之际,我觉得不能再收着了,走向靠在床头的亿姐姐跟她握了握手,并说,这应该不够吧?

我并没有直视她的表情,并给了她一个浅浅而真挚的拥抱。

Berry姐和另外一个姐姐见状也给了我一个离别的拥抱,

此刻我的心已然飞翔,走路都像踩着云朵一样。

恩师的谆谆教诲

得到颜[email protected]颜sir 的单独召唤,我并没有再说感谢或者客套。

就静静地等着他给我开可口的小灶。

他关切地问,后面有什么想法。

并告诉我要多研究WHY和WHAT。

做一个以始为终的人,才能把握方向。

攀谈间得知,我们还有很多神奇的一样。

他简简单单给我分析,觉得我还有很多潜力可挖。

叫我回去,气定神闲把优势列一下。

愉快的时间,总是那么转瞬即逝,且不容商量。

同住的兄弟给我连环call,并告知Time to check out。

这次我反应正常,及时给了颜sir离别的拥抱。

离别时我内心感激涕零,暗下决心要跟着颜sir,走向康庄大道!

希望他再次见我时,能真正的欣慰的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