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仔的罪与罚--零零后窒息的性感与毁灭

意识即天命

意识即天命

 百无聊赖

 

迷惘而失落的王仔,最近过得都是浑浑噩噩的。

每天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玩手机。

时间之与他似乎静止了一般,走路都慢下来了。

就连M市自带的奋斗者气息,也感染不了他渐渐凋零的心。

有时候他又觉得自己就像一个2米多高的充气娃娃,

格调很高,格局很大,但是欣赏自己的人却很少。

他内心深处隐隐的认识到再这样下去,他的人生就完了!


 这他妈才是真挚的友谊

 

还好王仔平时还是比较乐于助人,公司的同事有什么活动也愿意叫上他。

做为公司里少数懂IT的人,

他帮同事修好了不少电脑,打印机,吹风机,灯,下水道......

甚至还徒手擒杀了103只蟑螂,活捉了24只老鼠!

但就是这些小事,一个叫小六的姑娘却不止是看在了眼里而是记在了心里。

有什么好事,小六总喜欢找王仔,没什么好事也找。

啪!一张粉红色的入场卷,拍到了王仔亮堂堂的大脑门上。


去见识,见识!

听说这个人很牛,网上你搜搜,

都出几本书了,还做了几个APP。

你不搞IT的吗?跟他学去!”

在小六看来,所有她不懂的肯定能和搞IT的联系起来,
而搞IT的人里王仔一定是最牛的。

可是王仔一看入场卷,立马就懵了。票价998元!

“这也太贵了吧!赶紧退掉!

再说了,你看这家伙满脸络腮胡子,还印个粉红色的票。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我都觉得他应该讲不出什么名堂,指定又是忽悠人的!”

王仔的担心是科学的。

在这个知识经济,连接经济的多元时代。

有太多裹着糖衣的翔了,都是美美哒,圆滚滚,热腾腾的给你端上来。

一口咬下去,你才知道有没有营养。

“退是退不了了,周末跟姐一块去,

姐买了两张票。”
说完又在王仔的大额头上拍了一下。

“不去,行不行?”

“不行!”

“那我待会转钱给你!”

“你要敢转,我就当场拍死你!”

说罢,又重重地在王仔头上拍了几下,快步离开了。

看着小六转身的背影,

王仔忽然感觉鼻子酸酸的,

是一些浓的化不开的感动,

又感觉头晕晕的,是小六刚才拍的。

也许有的感情是从日久生情开始的,

而有的却是从拍头开始的。

王仔心想,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这他妈,不是真挚的友谊是什么?!


 难以理解


周末如约而至。

“你人呢?”

“我发高烧了,去不了了”

“你开玩笑吧!这么贵的票,你不来了?”

“没办法,大姨妈也来了”

“可是这票这么贵啊!”

“那你要好好记笔记啊!回来告诉我!先挂了!”

“那你多喝点热水”

“嘟嘟...”

王仔觉得难以了解,为什么这么贵的票说不来就不来了?

小六也觉得难以理解,为什么自己“发高烧”了,他却只让自己喝热水?

打完电话,王仔收拾了情绪。

此刻他的内心是有所好奇,又有点期待的。

因为他去参加了很多线下培训,大部分是几百块甚至是免费的。

这样一千块的培训还是第一次参加。

他想看看,这个满脸络腮胡子却有着粉红少女心的牛人,

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套!

 

 零零后窒息的性感与忽灭

 

进入会场,果然不同凡响,这应该是王仔见过的最大型的会场了。

人山人海的场面,铺天盖地的粉红色,就像电视里看到的演唱会一样,

他甚至一度觉得是不是走错了会场。

王仔环视了四周,赶紧找了个座位坐下。

在坐下的二分之一秒后,他立刻就沸腾了,

体内翻滚的荷尔蒙,就像脱缰的野马,

肆意地在王仔干枯的心田里,如革命似的踩踏。

只见他两只眼睛直勾勾地,

像是被夺走了魂魄一般。

良久才缓过神来,

他想说什么,但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

我X!

其实王仔的第一反应不是想说什么,而是想哭!

原来他旁边坐着一个很年轻的美女!

她有着白嫩的皮肤,

一头如丝般乌黑的长发,

轻巧地半掩着俊俏可爱的小瓜子脸,

两只清澈会说话的大眼睛,

配上一副知性的银丝边框眼镜,

和一抹甜蜜到能杀人的红唇,

穿着露背黑丝吊带衫,光洁而性感的后背一览无余。

微微隆起的胸部,若隐若现。

她的美像极了黑洞,

无休止地吞噬着王仔所有的光,

榨取了他身上所有的水分。

此刻王仔最明显的感受就是:干!

同时他觉得自己又年轻起来了,浑身充满了干劲!

“Hi,叔叔!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呃...没事!”

“我是Selo,毕业回国两年了,Pre-A海外品牌MKO,增长黑客,多多指教!”

“what? 黑客?!你多大了?”

Selo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不是黑客,是增长黑客!通俗点说就是海外推广,用户增长。我02年的。”

天勒个天,02年的已经出来混了,他这个90年的还处在青春期,闹情绪?

但庆幸的是总算听到个熟悉的词:推广。

“哦,那你是做SEO的?”

王仔暗自庆幸,总算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领域。

王仔理了理思绪,准备开始装逼了。

“SEO只是我们的一个campaign,不过我们现在都叫content marketing。

我们围绕branding也做线下地推,PR,Social Marketing,KOL,SEM等等”

啥玩意?一股脑的英文单词,让他如坐榴莲。

尴尬的摸了摸额头,半天挤出个:

“我90年的。”

“我,王仔!”

“啊,90的,不好意思啊!小哥哥!”

“不,你叫我叔叔也可以,一点都不冒犯。”

王仔的心一下子跌到低谷里了,脸也僵住了,刚才的亢奋也荡然无存。

取而代之的是,尴尬,失望。

对刚才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想法感到恶心。

就像把冰冷的水,浇在烧红的铁钩上一样。

呲,一声。你再硬再热,也马上变得灰头土脸,没了之前的光芒。

同时王仔也不再觉得自己年轻,充满力量了。

在这赤裸裸的自取其辱背后王仔认识到,

表面上看自己是输在了起跑线上,家里没能让他出国接受更好的教育。

但是这个小女神才毕业两年,就能掌握那么多知识?

做那么多的事情?

操那么大的盘?

她,看起来可一点也不青涩啊!

同样是做推广的,就算她什么资源都是最好的,

但是差距也不应该这么大啊?

思考了良久,王仔终于悟出了点道道。

原来不是赛道的问题,而是意识的问题。

在遇到这个小女神之前,他从未主动去思考过原来推广还有那么多内容。

至于品牌,他更是想都不敢想,

因为周围所有的人包括老板都说不要碰品牌。

品牌是一件高大上,而且难度非常之高,花很多的钱的事。

但是,在这个00后的谈吐中,

品牌显得是如此的自然和顺理成章。

离大胡子粉红牛人的正式演讲,还有5分钟。

他觉得今天有收获,等会儿一定要找个机会加女神的微信。

但一定不是现在,即使她就坐在王仔旁边,

他觉得时机还不成熟。


(未完待续)

人生苦短,必须性感,点个转发和二叔一起学习风骚又赚钱的营销运营姿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