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商务咨询):2uncle666

玉兰花开啊开

内容提要

玉兰花

夸父逐酒

一只手举凳子

父亲又去哪里喝酒,吹牛去了。

从我记事以来,他要么喝酒吹牛,要么去喝酒吹牛的路上。

酒友们大多喜欢他豪爽,以及在酒精加持下的“文韬武略”, 像极看一场免费的“马戏”,

亦或是由衷且纯粹的“赞扬”。

年纪尚轻的时候,每逢喝得尽兴,他会自觉给人表演:一只手握住四角长凳一角,然后让板凳立起来的把戏。

至于表演后酒友们的反应,我是完全记不得了,但是应该反响是不错的,因为他表演了很多次。

关于父亲单手立凳子,记忆最深刻的还是从高中时候一个同寝室的同学那里得知的。

他绘声绘色地描述着,言语间满是欢快,眉毛都跳跃起来了。

我罕见地为父亲发声,和同学互怼开来,并不是因为他描述的是:父亲单手举凳子失败。

而是作为一个儿子的本能。

一身正气的鸡

鸡血,鸡毛可以辟邪。

活着的鸡,不管是公鸡、母鸡,蜈蚣,蛇虫鼠蚁都怕。

人生病体虚,入了邪气,喝喝鸡汤,管好!

而我对鸡最大的崇拜却来自父亲无数次的醉酒。

父亲在他们那个年代身材算是高大的,虽然消瘦。

但对于更瘦的母亲和我来说,

想要把喝醉了“一滩烂泥”躺在地上的父亲搬到床上去,是万万不可能的。

很多时候躺在地上的父亲都会吐的满身、满地都是,酒精加上呕吐物,

直直地弥漫在整个房间。

那糟糕的气味可能是有思想的,不管你是不是幼小的心灵,

它只管骄傲地飘,强行掰开你的手,撬开你的鼻,直达你心里。

而此刻我的英雄就是–鸡!

不记得是多大的鸡,到是有好几只。

它们疯狂地啄食着父亲身上的“醉恶”,像是看到了“美味而罪大恶极”的虫子,一会儿功夫,就一扫而尽了。

年幼而记忆模糊的我,很感谢那些鸡!

钻洞而食

货不对板,是卖家的狂欢,却是买家长久的疼与自责。“看到希望”是每个年代经久不衰的主旋律,和整个家庭应该为之付出的全部,即便是父母他们那个年代。

母亲在她们那个年代算是文化比较高的女性,

却因为亲戚介绍,选择了“身材高大,一表人才”的父亲。

听母亲讲的道理也很简单:自己身材矮小,看对方比较高大,以后下地干活与工作能照顾自己。

可是后来的情况,就如我上面描述的不堪与不甘。

他们的年代几乎没有“离婚”的概念,“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就算是散发着恶臭的烂土豆,是你的,也得捂在手里。

哪怕对方再不好,认命也是唯一的归属。

但娇小的母亲却选择了另一条勇敢的路–一个人去外地打工了。

我不知道这个决定,她下了多大的决心,自己默默流了多少泪。

只模糊地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她把自己收拾的很漂亮,给我买了一大包红色的山楂片,

然后告诉我去外婆家几天。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了。奇迹就是:“零几年代不应该出现饿肚子的情况,而我经常饿肚子,经常饿肚子却还活着!” 父亲出去喝酒,经常把我锁在房子里,没有吃的,无聊,然后瘦小的我就从门洞里钻出去。

放学回来见大门紧锁,去别地溜达一圈依旧紧锁,天色已晚街上路上都没人了,大门还紧锁,再从门洞里钻回去。

左邻右舍对我都是非常好的,离我家近的邻居几乎都请我吃过饭,我甚至都不用张口。吃得最多的还是右边邻居,“玉兰姐”家,也就是“三宝”家。

我记得我们没有太直系的亲属关系,只知道一直叫“三宝”。饿了,无聊了,害怕了,就去“三宝”家吧!有时候太晚了,见我父亲还没回来,担心我一个人害怕,也会留我在家休息。三宝是一个强势而有担当的女性,不记得她骂过我父亲多少次,而对我却是满满的温柔和照顾。

这样钻门洞和蹭饭的经历直到一年后,母亲从外地打工回来才结束。而我和三宝家的关系也更近了。

读书写字

读书是一辈子的事

离我们家几步路的距离就是小学,小学里面有几棵大大的老树,花季的时候会开出非常鲜艳的花,有的还会结出香甜的果实。

我最喜欢和崇拜的还是“玉兰花”。

因为她不需要,万绿丛中一点红。 

开花的时候就纯粹地开花,不用枝繁叶茂。 

也不故意讨好谁,就静静地花开花落。

玉兰姐也是一样的。

我的写作水平,飘忽不定,有惊艳到语文老师拿出来当范文的时候,

也有大学老师把我的演讲稿打印收藏的时候,

但更多时候是“狗屁不通,不知所云”自己都嫌弃。

如果你看到二叔写的文章让你眼前一亮,那很大功劳都是玉兰姐的。

因为她好喜欢看书,家里收藏了四大名著,那时候流行的“知音”系列,甚至还有鲁迅全集……

跟着她我也看了好多书,虽然很多看不懂,但多少还是吸收了些精神上的营养。

可以说,那时候的二叔在同龄人中算是读书比较多的了。

我大量看书的经历也大概停留在和玉兰姐做邻居的时候,后来看的就少了。

比起我,玉兰姐的写作水平就是稳定且专业了,她很小的时候就给机构投稿赚取稿费了。

在英语老师的鼓励下,我也有过给报社投稿的经历,

也不知道是我投的那个机构不对口,还是我写的“诗”太上头,总之投出去是了无音讯的。

毛笔

玉兰姐的毛笔字也有很深的理解,就是过年卖对联的境界。

很多时候我去找她玩,都是开启静音模式的,因为她在练字!

我就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她一笔一划地写着。

看她练得如此轻松写意,我也跃跃欲试。

回去我也开始练字,练了很久,写了很多本字帖。

最终收获还是极大的,有一次学校举行书画大赛,我从众多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获得了毛笔字第二名。

当然,也仅限于此,因为后来我又走偏了,迷恋上了“草书”,最终练成了“四不像”。

完美女孩的样子

那时候年纪太小,对她的美,完全没有概念。

当然对其他人的美也是没有概念的,

不过在我心里,她应该就是“完美女孩“该有的样子吧!

因为玉兰姐长得俊俏,身高也高。

关键是她还“琴棋书画”都会,每一方面都颇有造诣。

可惜她身上的优点,我是一点都没学到,就连看书的好习惯,后来也没有了。

现在我又可以经常跟她学习请教了,因为现在我的工作是做营销,营销需要大量的文字工作,而文字恰好是她一直以来的擅长。

顺带插一句,虽说营销套路多,但真正能直达用户心智,并形成长久影响力的,还是那些“赤诚而充满力量的文字“!

玉兰花开啊开

现在的她从事着人类最伟大的事业之一–教师。

三尺讲台,桃李满天下。

有空余时间都在摆弄她的花盆,好不自在。

从高中毕业后,我和她、三宝有好多年都未曾联系过。

不过还是经常从亲戚那里得知,三宝经常问起我的情况。

因为大学毕业以后,我一直在深圳,父母也在这边,老家就没回去了。

再后来,命运的齿轮又转了回去,

和现在的夫人回老家,结婚买房,居然和三宝她们一个小区!

这就是化不开的缘分啦!

写到这里,忽然写不下去了,因为我们太熟了,不是亲人甚是亲人。

我才发现,我从来没有单独或者刻意感谢过她们母女,一切都那么自然和理所应当。

即使我成家立业后去她们家串门,也没有提过东西,说过祝福……

我实在是太笨,不过又好像很合理。

Anyway, 愿我们心里的玉兰花,一直开呀开呀开!

开呀开呀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eraphinite AcceleratorOptimized by Seraphinite Accelerator
Turns on site high speed to be attractive for people and search engines.